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nasbitecgbp.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婚内重生之娇妻似水》最新章节。

如今在熊族森林内不觉得有何不妥,可只要一出森林,就肯定会觉得有些束缚手脚,可黑巢四周的势力对这帮凶人如避蛇蝎,也根本没有哪个势力愿意卖牦马兽给黑巢,只有已经在北疆站住脚的练惊鸿愿意以货易货的交换,可难就难在中间隔着的这块区域,崇山峻岭没有道路还好说,更可恨的是哪些暗中捣乱破坏的众多势力。

北疆缺粮少兵器,但野生牦马兽与已经驯养,作为种马的牦马兽很多,说是满山遍野也不算夸张,黑巢缺粮少马,但私自打造的各类兵器铠甲却能够堆满一个小山头,两方都有各自的需求与不足,都有缺粮的短肋,也有能互补的一面。

所以,第二航道的开辟刻不容缓,迫在眉睫。

督明等这些黑巢军机处的疯子们研究发现,从陆路经二十三个哨卡,六道险关,横穿三个势力到达北疆后,仍要通过魔族水军控制的黑川江才能到达对岸,加上周围相邻的几个能够随时越境出击的势力,陆路条件十分复杂。

从陆路到达黑川江,不算能否过江这个最后一关,单是要折转纵横近四千里,就不是一个商队能够承受的,更何况这还是地图上近乎直线的距离,督明等人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商队能走直线,横冲直撞的过去。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按照每人日食三斤粮食,牦马兽食十二斤,一车三人,一个车队二十辆马车,单日行程百里计算,如果一旦与周边发生冲突,中途没有补给的话,来回就要走上万里,一百多日才能走一趟来回,光是消耗的粮食就是个天文数字,更别提还要往回贩运更能吃的牦马兽,而北疆无粮补给这个严峻的现实。

如果真的从陆路运输,恐怕到的时候人就饿死一半了,回来的时候牦马兽却被吃掉一半了,这还是忽略了突发情况。

牦马兽必须要囤积圈养,堆积如山的兵刃铠甲也亟需一个渠道朝外销,面对着练惊鸿互惠互利的提议,黑巢军机处等人上窜下跳,个个抓耳挠腮,就好似饿汉面对一个挂在眼前的红烧鸡腿,看得见,却怎么都吃不到,怎能不急?

也是巧了,某一天,正当众人愁眉苦脸的时候,军机处内平常不怎么发言,整天满肚子坏水,只想着整人的一个淫亵矮子,被人称为死鱼眼的家伙,忽然扯着墙上挂着的兽皮地图,伸手在黑巢东面不远处“破浪屿”与北疆库港之间划了个斜线,大吼一声:“要不干脆从海上走吧,大首领当年不也是下海了嘛。”

一语惊醒梦中人,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督明都动了容。

是啊,陆路不通,干嘛不走海路,不就是容易沉船么?

“破浪屿”是黑巢所在的熊族森林东北处,与之能够隔海相望的一座小岛屿,本是一个无名的岛礁,是黑巢众人为了纪念当年钟道临驾“破浪号”海船一往无前的闯入茫茫魔海而特意命名,尽管大首领如今生死两茫茫,可这个亲手缔造黑巢的灵魂人物,仍旧像某种图腾般横在黑巢众人的心上,没有一时一刻的忘记过。

“破浪屿”很小,小的似乎一个大浪卷过,整个岛礁便隐没在海水之中了,因为其周围遍布暗礁,连吃水量深的海船也无法靠近,想要在破浪屿山建立船坞码头根本是痴人说梦。

可众人都明白死鱼眼提起“破浪屿”不是为了提议让舰船从此处出海,而是指出当年就有一人曾经驾船横渡魔海,去闯更远的烈火岛,既然海况更为恶劣的多得远洋都闯了,顺着大陆斜伸而下的浅海朝北疆开辟一条航道,有何不可?

这帮人整日考虑的都是如何多赚钱,如何降低成本,至于危险系数或者是会不会死人,倒是其次的考虑,所以这个后来被巴鲁差点打残废的死鱼眼,所提出的这个富有建设性的意见,立即便被通过,至于会不会沉船死人,那是要以后看看究竟会损失多少,才会考虑的事了。

巴鲁的噩梦也就在黑巢大本营下达这个开辟海路航道的命令后,一天天的临近,而且一旦入梦,就再没有醒来过,终身陷入了潮起潮落的噩梦中……

从望台上软脚虾般躬着半个身子,摇摇晃晃走下后,巴鲁的一张黑脸已经憋成了紫色,茫然的看了眼仍在床头甲板上木桩一般站立着的扎丹,唉声叹气的扭身朝船舱走去,想不通这个看似瘦弱的“小狼崽子”,为何在如此恶劣的魔海上,精神头反而那么足。

“风渐起,云始出,星火怒下长空…”

“…仗剑笑骂…气贯飞虹……”

“一日…金鳞化龙…”

“…问今生…谁与共……”

一阵阵嚎丧般的歌声穿过舱门,透过狂风传来,船上这些个被强虏来的各族水手无不痛苦的找地方回避,捂着耳朵,跌跌撞撞,扭秧歌似的跑远,他们经受噪音折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已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此时这把五音不全的熟悉嗓门响起,大伙都知道黑熊老爷又开始猫在船舱里,自得其乐了。[.la超多好]

可已经对这个声音形成了不良条件反射的水手们,心理阴影早已留下,一听到这个声音,几乎不用撵,立即就跑了个干干净净,对比这能把人恶心死的嚎嗓,他们宁可选择跳海。

自从当年巴鲁从大首领处听到了这首歌,没事儿就拿出来吼两嗓子,还经常强迫性的拉几个手下来欣赏,那帮执法队的黑熊还行,见小队长眉开眼笑的扯开嗓子吼,这帮傻大狠型的蛮熊也听得过瘾,往往兴致来了也能跟着嗷嗷的吼两嗓子,经常能够形成合唱。

一群黑熊虽然不懂音律节奏,但吼出感觉来了后,可比谁都放得开,扭着大屁股转圈的,舔着大黑脸一蹦一跳伴舞的,轮圆了熊掌傻呵呵的拍自己肚皮的,虽说这帮人一开唱便声势骇人,经常弄得周围三里无人,可已经沉迷于美妙歌声的他们哪注意过这个?

所以,每回合唱,执法队内部总能尽兴。

在这样的环境熏陶出来后,巴鲁跟巴雷两兄弟还以为哥俩特别有音乐才华,心里美得不行,有空就召集兄弟们开唱,执法队所在的小黑屋地域高兴了,黑巢其他地方的人全傻了。

这一帮五音不全,偏偏嗓门极大的家伙,一旦扯开嗓子嗷嗷叫,那嚎丧般的吼声真比死了娘还凄厉,往往能忍住暴力执法队一顿皮鞭的硬汉,也会在这样的大合唱中崩溃,辗转呻吟中脑袋直朝墙上撞,歌声不停,撞墙不止。

执法队乃蛮不讲理的暴力部门,要不是整个黑巢众人差不多都被残酷镇压过,无人敢惹,恐怕这些黑熊早就被人活撕了。

试想一下,当这么一个环境中成长出来的巴鲁,来到一望无际的魔海,怎能不引的他歌兴大发,虽说怕晕船一般不在外面唱,也就在自己屋子里吼两嗓子,可这位的嗓音穿透力也太强了。

外面的水手都是黑巢那帮流氓从各族绑票过来的,从前没见过这个阵势,猛一受刺激,根本受不了。

这些水手压根就没见识过陆上这位黑熊爷爷的嗓音,被强制集合“品评”过几回歌声后,除了扎丹还能勉强忍的住,其他人全让巴鲁的歌声给闹得心神恍惚,先前那处暗礁群,就是在了望手精神崩溃,舵手濒临崩溃中,迷迷糊糊开过去的,幸好没出大事。

“风渐起,云始出,星火怒下长空……”

又是一阵嘹亮的歌声传来,奇怪的是已经躲在各自船舱的水手们并没有什么不适应,还时不时的用手敲击着大腿,跟着一起唱。

从巴鲁与扎丹的受欢迎情况对比,就能发觉唱歌也是有天分这回事的。

大伙都知道这是“幻狼”扎丹又一次迎着狂风骤雨,惊涛骇浪开始悲啸,这个让人难以亲近的冷酷人物,只有面对迎面而来的狂风巨浪时,才会心无旁人的释放自己心底的苦楚。

扎丹喜欢风雨,就像水手们喜欢大海一样。

水手们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看到陆地出现,就跟扎丹看到风雨一样,可当水手们登陆后,往往会迫不及待的再次投入大海的怀抱,大海是他们的家,水手们属于大海,就好像扎丹属于风雨一样,都是最终的归宿。

六艘跌跌撞撞航行于魔海的舰船,在悲怆的歌声中依次转向,乘风破浪的朝正西开进,那里是渤水湾与黑川江的交界,顺着黑川江再往西,便是此次的终点库港了……

黑川江从极西的雪山源头,中途慢慢汇聚万千溪流湖泊的天降之水后,奔腾万里入海,从空中望去,宛若一条蜿蜒盘卧在大地上的银蟒,细尾,粗身,大头。

蟒头就是渤水湾所在,巨蟒七寸的方位却斜伸出一条蟒须般的东西,黑川江从这里分出了一条支流,名叫渭水。

在渭水与黑川江交汇的地带,江面因为一分为二而豁然开朗,一条条从内陆伸出的砖石廊桥笔直的朝江面探出,几十艘大小不等的货船此时正静静的停在廊桥旁边,进港的货船靠右边一条廊桥依次驶入,出港起锚的则会排着另外一条廊桥慢慢驶出。

无数舰船一出一进间极为流畅,很少有抢占航道的事情发生,显得有章有法,更有几艘专门负责领航的小船来回指引,即使第一次停靠库港的船老大,也不会怕因为自己的疏漏而阻塞航道。

随着廊桥朝内陆望去,就能见到一排排低矮屋子包围着的广场

廊桥与卸货的广场便组成了库港的码头,码头上有专门用于卸货上货的通道,一排排背着包裹的苦力,便在这来回的几条单行通道中奔波。

扎堆彼此议价的商贾,脸红脖子粗的为了一分一厘而争吵不休,各族兜售货物的流贩,变着花样的吆喝着各自的卖品,路旁的一个个简陋的食肆,无声的飘出了浓郁的菜香,从天南地北而来的各色人等,无不为着利润跟生活苦苦奔波,码头上人声嘈杂,显得很是兴旺。

“德老,这船货你到底要不要?”

第一时间更新《婚内重生之娇妻似水》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诸天之我为掌控者

水葎洇

霸主的情人

风斯在下

神级匠师 小说

老姜打折

超级金币兑换系统

丹梦

辅助她又又又黑化了

我家蠢奇奇

都市之绝品修仙

请叫四月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