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nasbitecgbp.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朕是临时工》最新章节。

“我们还是乘云走吧,比较快也比较隐蔽,不容易被发现。”花千骨伸手往天空中一朵不大不小的云儿一指,那片云便飘飘悠悠的飞了下来。

二人坐在云端,面面相对,花千骨却形容呆滞,微微有些出神。

“骨头?”东方彧卿唤她。

她愣了一下,仿佛从遥远的记忆里猛然收回神来,心头一痛,倒抽一口凉气,然后开始急促的喘息。

“你身体真的没事?”

花千骨轻轻摆手,凄凉一笑:“我是妖神啊,没有人比我身体更好了,怎么砍怎么刺怎么钉,都杀不死的。”

“骨头!”东方彧卿撇见她眼中沉甸甸的绝望和心灰心头猛的一疼。

花千骨反应过来,立马微笑握住他的手:“别担心,我开玩笑的。”

她只是突然回忆起当初和白子画回长留时,也是这么共乘一云。没想到后来当真成了他徒弟,更没想到那么快他又要重新收徒,一时绝望悲撼难以自己。

“像清怜和清怀的这种事还会不断的发生,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东方彧卿温柔的说道。

花千骨点点头:“我知道,他们每一个人之前在六界莫不是响当当的人物,却委屈在蛮荒受了那么多非人之苦,心头积累下的怨恨,不是简单的几句话就能安抚。之所以肯乖乖随我留在岛内,暂不出来生事,不过是因为法力尚未复原,在养精蓄锐,静待时机罢了。而那些真心想要寻求庇护留在岛上,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开始一段的生活的,都是一些或者法力被废,或者能力不足以自保,没办法出来兴风作浪的人。我们逃出蛮荒的事不可能隐藏得了太久,很快仙界便会进行大规模的围捕和绞杀。我只希望在救出小月前能够先瞒上一阵子,这样救他会容易一些。”

“所以你并不担心竹染会利用你的力量还有利用其他人做出什么事来?”

“你也看出他的野心来了?”

“那是自然,虽然他被逐是很多年之前的事,我还没出生,长留山也瞒得极为隐秘,但并不表示我对他一无所知。”

“恩,他们是仙魔,不是兵将,竹染把一切想的太容易了,在蛮荒他们为了出来,迫不得已可能还会虚与委蛇,既然得出,又怎么还会听命于谁。我只担心他们为祸,倒不担心竹染的企图。不过他太聪明,还是得多加提防。”

“骨头,你长大许多。”东方彧卿心疼的摸着她的一头乱发,不再像以前一样扎成可爱的两个包子一样的发髻,而是随意披散开来,否则便会露出额上和鬓间几块结疤无发的头皮。

花千骨抱着膝盖,脸埋在腿中:“我年纪不小了,总不能一次又次心存侥幸的靠着你帮忙,靠着杀姐姐或是谁来救我。我不想变多强,只希望一直有你们宠着,有师父宠着……后来被逐到蛮荒才发现,原来真正可以依靠的只有我自己,你们谁都不可能永远都陪在我身边。可是我偏偏还是如此卑微无能,只得靠哼唧和竹染照顾我。我不想成为谁的负担,也不想长大不想懂那么多,可是有些事又非明白不可……”

东方彧卿心头一酸,便想开口说,我会永远陪着你,却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他有什么资格?对她做这种承诺?

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心下一片凄凉,眼睛迷蒙中竟有了一些雾色,时间剩下不多了。

——骨头,这个世上没有人可以保护你,坚强,是你唯一的出路。

还没到茅山,老远便听到万福宫里钟声大作长鸣。弟子皆持兵布阵,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气氛十分肃杀紧张。

没来晚吧?一直到看见广场正中云隐迎风屹立的身影,花千骨才长长的松一口气。

一红衣女子跪在地上失声痛哭,应该就是清怜了。她旁边凝眉不语的应该就是清怀。周遭地上坑坑洼洼,草木山石皆毁,犹如狂风席卷过一般,看来刚才有过一场恶战。

怕吓着其他众弟子,花千骨戴上东方彧卿给她的罩着白色面纱的斗笠才从云端降下,丝毫不被阻碍的直落阵中心。

云隐直直盯着她,激动的双眼圆睁,嘴唇颤抖,几乎站立不稳。

“掌……?”

花千骨上前两步握住他的手,轻轻捏了捏,然后摇了摇头。

云隐微微有些缓不过神的茫然点头,看看罩着面纱的她,又看看东方彧卿,心潮激荡万千。

——她回来了?!她终于回来了?!东方彧卿终于把她接回来了?!

紧紧握住花千骨的手,一时不由得泪眼模糊。

“他们二人?”东方彧卿指着场中不时失声痛哭,又仰天大笑看起来疯疯傻傻的清怜。

“是我的两位师叔,我入门晚没见过,但是师父有曾跟我提过,说五十年前他们犯下大错被驱逐到蛮荒去了,如今回来是为了找师父报仇。我说师父已经仙去,他们不相信,说师父已是仙身不可能死,疯疯癫癫大闹一场,非说师父怕了他们躲了起来。说要灭了整个茅山就不相信师父不出来。”

“没弟子伤亡吧?”

“没有,他们俩太厉害,又毕竟是长辈。我不想添无谓的伤亡,便只是用阵围困,没有起正面冲突。不过清怜师叔用观微寻遍整个茅山乃至六界都没有找到师父一点气息半分行踪。这才相信师父是真的仙逝了,便自己突然在场中发起狂来。”

他在一旁看着,反而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不过知道他们既然是从蛮荒出来,定与东方彧卿脱不了关系,说不定花千骨也已经出来了。心头不由一阵狂喜,没想到不多时,便见东方彧卿将她带来了。只是,为何她要蒙着面,又不说话,是怕其他弟子知晓,将她从蛮荒出来的消息泄漏出去么。

花千骨透过白纱望着场中的清怜,眼中不由流露出一丝悲悯。上前两步,却发现云隐仍紧紧的拽住她的手。

回头看他,云隐这才慢慢松开,仿佛手中一空,便又再寻不着她踪迹,再见也只是幻梦。

“他们俩十分厉害……小心……”

花千骨点点头,走到清怜和清怀面前,巨大的光芒溢出,将三人包裹其内,外面模模糊糊仿佛隔着水帘看不清楚。

“神尊。”清怀见她淡淡开口,他形容消瘦,面色颓废,依旧保持着年轻时的模样,只是身上感受不到半点仙风道骨,看上去跟再正常不过的平凡人一样。

花千骨心头一惊:“你是?”

转头看向清怜,披头散发坐在乱石堆中,犹如一朵正在飞速衰败枯萎的花,嘴里不停喃喃自语:“为什么要死,为什么要死?你应该死在我的手里!你怎么可以死!”

轻轻皱了皱眉:“原来是你们。”

当时眼虽瞎看不见,声音她却是认得的。他们二人便是当初在蛮荒时,抓住自己的那一伙人其中的两个,那个要吃自己心肺的女人,和带着宫石的男人。

后来知道她是妖神,他们俩虽跟着一块出蛮荒,但是一定小心的避开了自己,所以从未见过。

和他们虽谈不上什么仇怨,可是回忆起当时自己的心酸和屈辱,还是不由得心头一阵凄凉。想着自己裸身被眼前这男人看过,微微有些尴尬的别开头去。

“你们怎么可以擅自行动,暴露行踪。”

清怀只是一动不动,眼神迷茫又绝望的盯着那个仿佛疯了一样的女人。

“神尊恕罪,一些私怨未了,再等不及了,所以没有请示。

”好不容易出了蛮荒,对花千骨,他心头始终是心存感激的,想着当时为了生存做出的那些非人行径,又微微有些内疚。

“回去吧,清虚道长他已经不在了,用不着报仇了。”

突然那个红色身影便扑了上来,将她紧紧钳制住:“他是怎么死的!他是怎么死的!他怎么会死!那个烂好人!谁会杀他!谁杀得了他!小小一个春秋不败怎么可能杀得了他!你们骗我!你们都骗我!”

“清怜……”清怀心疼的想将她扶开,却被她不客气的一掌推开。

花千骨直直望着她的眼睛,慢慢开口解释道:“他的确是被春秋不败和弟子云翳杀死的,为了抢夺拴天链,茅山整门被屠。我当年正好上茅山拜师学艺,满地的尸体还有道长仙去是我亲眼所见,云隐没有骗你。如果你心里还有一丝当自己是茅山弟子的话,就不要再在这生事了,随我回去吧。”

清怜眼中满是血丝的瞪视着她:“你有见了他最后一面?他说了什么?他有没有提到我?”

第一时间更新《朕是临时工》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全职医圣

又帘

花瓶记

是西西啊

JOJO的奇妙冒险光与暗

寂寞读南华

乌仙

亦然

晒娃十字短句陪伴孩子

穆清涵

穿越之小说世界

科幻狂潮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