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nasbitecgbp.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沙县小吃大排饭多少钱》最新章节。

这并非虚言,只要王忠需要,这十二万只地狱魔物就会不由自主的将力量贡献出来,隔空汇集到王忠身上,让王忠挥无可匹敌之神威,这就是地狱之王,一方魔土主宰的权柄。

王忠视线远眺,他窥见在红铜沙土地狱的旁边,是生存环境和此间截然不同的灼热地狱,在那里,熔浆是大地,天空漂浮着的是火云,每一滴落下的雨水都是沾物即燃的蚀骨之火。

“听我号令。”

王忠的声线蕴含着无情的冷酷,还有一抹凶戾的残忍,手指戟挥,指向那片灼热的地狱魔土,轰然传令道:

“进攻!”

瞬间,十二万红铜沙土地狱的魔物暴动起来,在主宰者的意志之下向另一块地狱魔土进攻。

“看来王忠这厮还真有希望在一个月内完成我‘交’代的任务呢,虽然是靠作弊得来的成果。”莫煌以法眼穿透地狱之‘门’,将王忠的十天来的表现尽收眼底,此时便只是淡然一笑。

莫煌说王忠作弊,那是一点都没有错,帮助王忠在地狱侵蚀下保持自己意志,这是莫煌亲自出手给王忠做的弊,而这只是其中影响最小,最微不足道的一个而已,而最大的作弊,却是地狱本源亲自下的黑手,连莫煌看了都觉得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地狱虽然初开,但其道路却和莫煌前世所知的一般无二,加之有莫煌在这里推‘波’助澜,所以这个时间节点的地狱展程度已经等同前世的二十年展程度,吞噬无尽罪孽之气,按照属‘性’一一沉降,化作诸般地狱魔土,然后又演化出诸般魔物,这些魔物统一称之为地狱魔物,有强有弱,但其实皆不在地狱本源关注序列之中。

简单点来说,这些地狱魔物在地狱眼中,和人身上的‘毛’差不多,死就死,并不是什么值得介怀的事情,唯有在地狱中封爵才能真正算是地狱子民。

男爵,子爵,伯爵,侯爵,公爵,这五大阶位便是地狱子民的常规权位,爵位的大小代表了力量的大小和领土的广阔,而公爵之上的王爵则是另一番境界,通常称作地狱王子,可谓地狱本质具现化而来的结晶体,寻常魔物非得经过极端的机缘巧合方能诞生一个,完全不具备普遍‘性’,而雄踞在这六个爵位之上的,便是与地狱同在,本身就是地狱的地狱帝君,目前只有叶沧澜一人独占此位,为地狱本源主宰。

而那个贝纳留斯,作为统领一方魔土的主宰,在地狱序列中已然有男爵的头衔,而它最强的力量其实并不在于自身,道理很简单,作为一个统领一块领土的领主,他的实力应该是来源于自己的领土和臣民,驱使魔物去攻击敌人只是最小儿科的权柄应用。

念动之间‘抽’取领土所有魔物的力量加持到自己身上,这才是一个地狱男爵该有的真正力量底限,而且作为地狱男爵,已然半步和所统治的魔土本质结合在一起,宛如天人合一一般,动辄可借来天地浩然之力,或是压制敌人的力量。

而地狱本源帮王忠‘弄’的作弊很简单,那就是在王忠打上贝纳留斯‘门’口的时候,直接下黑手,将贝纳留斯的地狱爵位序列暂时屏蔽,打个比方,人类社会中,一位贵族领主和一个庶民生了争执,要求进行生死决斗,这个时候贵族领主很淡定,因为他手底下有的是人,手一弹,百人千人万人大军堆过去,再勇猛的庶民也要死,而这个时候,皇帝瞬间闻讯赶来,二话不说就直接削去贵族的头衔,要求他亲自上阵和庶民做生死搏斗。

这个时候,皇帝拉偏架,下黑手的行为已然昭然可见,所以就连莫煌都为贝纳留斯憋屈之死默哀了那么一下子,但没办法,谁叫现在的地狱本源意志是叶沧澜呢,而叶沧澜虽然一分为二,但无论是‘混’沌侧莉莉丝还是秩序侧莉莉丝,都依旧认为王忠是自己的丈夫。

总而言之,王忠有娇妻光环罩顶,所以贝纳留斯死了,死于种种黑幕之下,而王忠顺理成章的主宰了那一方魔土。

事实上,作弊到了这一步还没有停止,莫煌亲眼所见,在地狱深处,两侧莉莉丝所居住的两极之中,曾经飞出两道光华,然后不约而同的投入了王忠所在的红铜沙土地狱,不问可知是两尊莉莉丝化身出游,和王忠重续未了情去了,至于未来如何展,莫煌倒是漠不关心,但两尊地狱之帝,地狱之君都在那边,王忠想输想败都难。

而王忠是否会忠实的执行自己的计划,莫煌并不担心,因为莫煌手中握着对王忠而言最为关键的东西,所以莫煌便安心的蹲在地狱之‘门’旁边,静静的等候着。

面目上的平静,却掩盖不住莫煌心底的那一份微微焦躁,事实上,这并不是莫煌自内心的情感,而是一种冥冥之中,由法则之海中反馈而来的警告,提示着有某种危机已经悄然的到来。

这也是莫煌突然改变决定,给予王忠援手的主因,不然的话莫煌有耐心等个几十年,等王忠所属的计划完美演变,而不是眼下这般纵然成功,也必然留下许多瑕疵的方式。

王忠奋战的这些时日来,莫煌一直以各种法‘门’推测这莫名危机是从何而来的,却始终不得要领,然后就在王忠登顶红铜沙土之主的时候,莫煌心头一动,似乎触动了某种灵机,想到了危机来源的某一种可能‘性’,闭上双眸,另一双眼眸却在渐渐张开。

以浩瀚江河为眼眶,以广博大地为眼眸,这一瞬间,是莫煌半步迈入地球之灵的意志沉入地狱,以整个地球为眼眸睁开了视线。

以自然万物集合体的星球去窥探宇宙星河,那是和以凡物躯体之‘肉’眼,修者之法眼截然不同的一种体验,万事万物在地球的视线之中,都是一种法则的结合体,是由无数点,线,面构造而成的世界,而形成这一切的根基,是最基础的光。[本章结束]

readx;

而映入莫煌第一眼的,不是作为地球卫星的月球,而是一片诡异的海洋,这并不是真正由水构造而来的海洋,而是某种能量‘乱’流构造而成的汪洋。。[说]

这是一片漆黑的海洋,将整个地球包裹在其中,时空元素在这里诡异的扭曲,能量‘波’动‘潮’汐涌动,时起时落,而偶尔‘浪’头落下,便形成了一条“通道”,莫煌意志扫视,透过一条通道,他竟然扫到了一个绿意葱葱,元气丰厚的位面,而那种木属‘性’元气占诸多元气之首,滂湃生命力甚至辐‘射’到外域星空之中的熟悉味道,也让莫煌知道这个位面就是他踏足过很多次的荒木界。

这一刻,莫煌明白了,这片黑暗汪洋的存在到底是何物,这便是洪荒世界的真面目。

拉开地球风云跌宕黄金岁月的开端,是2012年的12月22日,那一日,整个地球迎来了连接不断的穿越行为,穿过来,穿出去,存在于遥远星河彼端的异世界文明一一呈现在地球文明眼中,鲸吞诸天万界文明‘精’华,铸就三大人造之神,地球文明一步步踏上星河霸主的位置。

而造成这地理位置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诸多文明,通过时空通道勾连在一起的原因为何,却始终没有哪一个文明知道,最主流的猜测是星幽之海的作用,第二个猜测是宇宙法则的自然作用,现在莫煌知道了,这并不是星幽之海或者是宇宙法则的自然作用,一切的原因都是眼前这片黑暗能量之海,就是这片能量海洋,串联了诸天万界,将浩瀚遥远到无法形容的星河距离化作迟尺之遥,形成了诸天并存,万族沟通的洪荒世界大格局。

在这片黑暗能量海洋之中,莫煌隐约窥见了一丝诡异的痕迹,黑暗汪洋此起彼伏间,隐约构成了有为法的痕迹,什么叫做有为法?另一个含义就是人工制造留下的痕迹,偶尔一个海‘浪’扑起,竟然形成了一个浩大的符箓,这个符箓莫煌并不认识,但却凭借着意识感应到了几分诉说时空之意的痕迹,却玄妙到无以复加,纵然以莫煌的修为和眼界也难以将其神韵完整的复刻下来。

这个看似偶尔形成的符箓,却太过工整,完全不符大自然鬼斧神工之意,而莫煌视线扫动,终于在认真窥探下发现这‘潮’起‘潮’落的一个个‘浪’头,尽数是一个个玄奥莫名的符箓,层层叠叠,浩瀚无尽,一眼扫过去,数量根本无法计算,因为光是映入莫煌视线一偶的黑暗能量海洋,其广阔便已经囊括了整个太阳系,而后向无边的宇宙星空中蔓延而去,根本窥探不到头。

此起彼伏,浩瀚无尽的‘浪’头偶尔也会拍打穿过地球,却恍如身处在不同的次元一般,并没有对地球的现实层面造成什么影响,而在莫煌和地球融为一体,以地球意志为核心做眸的超自然扫视中,却发现并非完全没有影响。

每一个‘浪’头涌来,都以一种极其微妙和玄妙的作用于地球的时间轴和空间轴上,让地球的时空坐标发生了极其微小,但却真实不虚的偏移和改变,说的直白点,地球在现实层面上来说,依旧身处在太阳系中,和星系核心太阳保持亘古不变的间距,但在这片扭曲了时间和空间的黑暗时空大海中,地球的坐标位置却不停的被拉向一个方向。

莫煌默默参详片刻,便知晓在这片黑暗时空大海中,没有上下左右,前后长短这些距离的概念,而是坐标参数决定一切,这种熟悉的法则设定让莫煌想起了‘混’沌莫名的星幽之海,一念起,莫煌便朝这个方向推演了一番,然后发现果然有几分类似,但这片黑暗时空大海绝对无法在宇宙奥妙上与之比肩,只能说是星幽之海的劣质仿造品。

但这也足以让莫煌为之惊诧,星幽之海莫煌也去过,虽然以‘混’沌真身发威干涉过星幽之海的环境变迁,但那也是终极神兽‘混’沌的威能,纵然以莫煌现在天威圣者踏上完美神极的修为,也不觉得自己能够在短时间内参详出一丝半点星幽之海的奥秘,因为星幽之海蕴含的法则实在是古怪和深奥了,而现在,却在眼前出现了一个疑似人造的星幽之海仿制品,是否具备其他功效尚且不得而知,但光是扭曲时空界限,将诸天万界亿族融为一体这个功效便足以让莫煌叹为观止。

如果真如莫煌猜测那般,这片黑暗时空大海是人造之物,那么制造者必然是莫煌难以想象的大神通者,甚至莫煌暗中猜测,源头很有可能牵扯上那几个雄踞宇宙之巅的巅峰文明,猜测的原因很简单,‘精’灵族的主神阿尔铁尼雅是永恒圣灵,而她倾尽‘精’灵族百万年‘精’华铸就而来的究极星河大阵可谓神迹一般的壮阔,但要和这片黑暗时空大海比起来,那气魄格局都渺小的像是愚昧顽童和统治一国命运的皇帝一般。

诸般猜测始终不得要领,但却让莫煌对这片黑暗时空大海升起了一丝敬畏之心,并没有贸贸然去盲目探究,而是寻思着稍后要不要去寻找一下至高血祖的踪迹,莫煌相信他一定知道眼前这片黑暗时空大海是什么回事。

但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当务之急便是探明隐约在心头徘回的那股微妙不详预感,而扫视到这片黑暗时空大海之后,心头预兆就愈发明显,这让莫煌知道自己找对了方向。

默默的研究着,庞大的意志凝聚成束,漫无边际的向这片黑暗时空大海深处探索而去,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里虽不如星幽之海中那般‘混’沌莫测,但这片黑暗时空大海实在太过浩瀚,每一个翻涌而起的时空‘浪’头,对莫煌的意志而言都像是一场倾覆‘性’的大海啸,里面蕴含了数之不尽的时空‘迷’局,稍微一个不留神,莫煌便只能忍痛斩断选入时空‘迷’局的意志,然后重新来过。

对于莫煌而言,这是久违了的有难度的挑战,虽然损耗的元气不少,但收获也颇多,到现在莫煌已经能够以比较娴熟的技巧将意志延伸到更深的地方,甚至直接透过黑暗时空大海将意志辐‘射’到荒木界和神武界,并将将意志降临其中,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收获,因为这代表这莫煌终于可以摆脱那种以棋子遥控,有什么大事必须亲自赶去的日子,而是以一种更加方便的方式去‘操’纵这些位面的大势格局。

莫煌甚至颇有闲暇的分出一缕意志,降临到神武界的天庭之中,和神武上帝品茶论道,讨论一番神武界近来的时事演化,如果是以前,莫煌只能通过神武界的阿赖耶进行延迟‘性’很严重的有限度沟通,要不就是亲自穿过时空通道前往神武界,岂有眼下这般方便。

这个收获,让莫煌更加肯定这片黑暗时空大海是人造之物,因为这种专‘门’针对强者而言的便捷‘性’实在不像是自然造物该有的功能。

意志不断深入,莫煌甚至看到了眼下和神武界战火正‘激’的幽冥界,还有那前世知之甚详,但重生后却从来没有去过的地下界,莫煌的意志居于黑暗时空大海中往下看,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三个位面在黑暗时空大海中的时空坐标已经有一部分重叠到了一起,

时空坐标的重叠,引起了位面法则的互相渗透,这就是位面战争的来由。

莫煌的意志一扫而过,这个时候他已经猜到心头危机感和不详预感的由来,只是尚且缺乏一份验证的证据而已,在黑暗时空大海中,没有空间的概念,也没有时间的概念,意志的每一寸延伸,可以是永恒的岁月,也可以是无法计算的一瞬间。

而当一个散发着炙热火光的位面映入莫煌眼帘的时候,冥冥之中的感应告诉莫煌,他心头不详预感终于寻到了应验的对象。

意志在黑暗时空大海中窥探,同样能够窥探到这些位面在现实层面的状况,论大小,这个位面星球在宇宙呈现出来的体积,约莫只有地球的三分之一,但却不是宇宙星河中主流的圆润星球的‘摸’样,或者说,这个位面星球曾经也有过圆润如球的‘摸’样。

而现在,这个位面星球仿佛被某种星河巨兽猛咬了一口,整个星球三分之一的组成不翼而飞,其余三分之二的构成也无法保持之前完好时的浑圆体型,而是像是被摔碎的瓶子一般,碎片形成星环,仅剩下的几块藕断丝连的碎片组合在一起,炙热燃烧的星球内核都暴‘露’在宇宙星空之中,源自于星球内核的火光将这个星球化作熔浆世界。

看着这个位面世界,莫煌的意志流‘露’着森然的冷笑,虽然这个位面世界看‘摸’样已经陷入热寂末日之中,只等宇宙寒冷的真空将地核之火扑灭之后,化作宇宙常见的陨石尘埃聚合物,但莫煌却一点没有掉以轻心,因为他深深的知道,当初毁灭掉这个位面星球的凶手依旧盘踞在这个看似陷入热寂末日的世界之中。

在曾经的历史轨迹中,地球文明经过百年探索,在许多位面,许多险地,许多莫名之境之中都留下了地球位面冒险者的足迹,一个个蕴含了未知文明的位面被挖掘,一种种未知的宝物被探索出来,那个年代,被称作位面大航海的年代,无数冒险者向着未知的世界进发,然后带回来无穷尽的财富。

而在百年之后的某一天,一个不知名的冒险者通过时空通道连通了这个陷入末日热寂的世界,最开始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被评定为没有多大冒险利润的末日世界中,居然潜藏着某种诡异莫名的凶横生命体,也没有注意到,这种凶横生命体跟潜伏在那个不知名冒险者的身上,一路来到了地球。

它们无形无质,在现实层面根本无法发现它们的存在,只有在‘精’神领域,才有可能发现它们介乎与存在与非存在之间的痕迹,它们来无影去无踪,‘精’擅与万物融合,融于风,潜于土,哪怕是金石铁木,它们也可以悄然潜入其中,融合为一种诡异的存在体。

第一时间更新《沙县小吃大排饭多少钱》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隐王星

蓝绮含

夫人今天轰动全球了吗

少年三白

功夫女生

鞪慕

帝国总裁的囚笼

杨文兴

最强捕头

辛小咪

被养成的女神

背后的面具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